满脸惊悚的看着林君河,楚逸尘已经被吓傻了。

他林君河,则是笑眯眯的伸出一只手,“热情友好”的按照了他的肩膀上。

“看来,我的大舅子最近是得到了不少奇遇,膨胀了啊。”

微微笑着,林君河把楚逸尘的肩膀给按得咔擦咔擦一阵乱响。

楚逸尘知道,他肩膀的骨头,已经全部粉碎性的断裂了。

然而,他却连发出一声惨叫都做不到。

因为他的嘴巴,已经被一股无形的力道给封住了!

“我很好奇,的身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,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发生这么大的变化。”

淡淡笑着,林君河坐到了楚逸尘的身边:“接下来,我问,答。”

“我喜欢诚实的人,明白该怎么做了么?”

在林君河声音落下的瞬间,楚逸尘突然发现,他能说话了。

开口,他的第一句话,便是一声怒吼。

粉色的花海里的复古文艺女子图片

“找死!”

面对楚逸尘的怒火,林君河只是淡淡一笑:“看来真的膨胀了啊。”

“来,看着我的眼睛。”

说着,林君河的眼眸中,突然闪过了一道灼热的异彩。

下一刻,楚逸尘,突然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片火焰世界。

在林君河的瞳孔注视下,他终于知道了什么叫痛苦。

他那几个月的逃亡,跟现在所正遭受的比起来,简直不值一提。

“饶……饶命……”

等林君河眼中的光彩渐渐散去之后,楚逸尘,已经浑身瑟瑟发抖,嘴里只会重复这两个字了。

“说吧,是怎么逃过楚家人的通缉的,后来又得到了什么奇遇。”

这一次,在林君河的逼问之下,楚逸尘万般无奈,只能一五一十,把他的经历全给说了一遍。

听楚逸尘说完,林君河不由得不惊叹。

这小子的运气,当真是非常的不错。

原来,他在被楚家人追杀的时候,在西南一个边陲小镇,遇到了一位法力高强的大师。

他看上了楚逸尘体质特殊,竟然将其收为关门弟子。

有了这样一座大靠山,他自然轻而易举的就躲过了楚家人的追杀。

得到那位大师醍醐灌顶之后,他的修为是一日千里,短短月余的时间,便已经拥有了如此实力。

并且,他现在在东南亚各地,在为那位大师做事。

这一次,他便是应那位大师的要求,一同来到这邮轮之上,来接待一位贵客。

看着楚逸尘,林君河一眼便看了出来。

那所谓的醍醐灌顶之法,只不过是把楚天行毕生的潜力全部都激发了出来罢了。

他现在虽然勉强有了入道后期的修为,但,注定此生,都不可能再寸进哪怕半步了。

在按照林君河的吩咐乖乖说完后,楚逸尘又不由得咬起牙来:“林君河……我师傅现在就在船上,我劝还是不要太过分了,不然……”

“不然,怎么样?”林君河淡淡问道。

“不然,他会将碎尸万段,让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”

“我师傅的强大,根本不是能想象的!”

说着,楚逸尘又深吸了一口气:“现在放了我,我还能既往不咎。”

“现在的我们,都不是普通人,没必要为了一个女人搞个死我活的。只要放了我,我可以给找比楚默心更漂亮的女人给,我……”

“啪!”楚逸尘话还没说完,林君河又是一巴掌,突然甩在了他的脸上。

“就凭,没资格提他的名字。”

说罢,林君河突然起身,冲着楚逸尘冷笑了一下。

“我知道不服,但没关系,我会让死得明明白白的。”

“晚上六点,我们再在这里碰头,可以带上那师傅过来。”

“……说真的?”眼睛一亮,楚逸尘顿时心里一阵狂喜。

这个白痴,还是一如既往的自大。

哼!

这井底之蛙,根本就不知道东南亚的这些神秘仙师,到底有多强大!

“我还需要骗?滚吧,晚上见。”

推了楚逸尘一把,林君河直接转身离开,相当的果断。

满脸怨毒,楚逸尘看着林君河的背影,眼中的杀意已经沸腾到了极限。

“该死的东西,会为做出的愚蠢决定而后悔!”

在楚逸尘握着拳头,对林君河已经起了十足的杀心之时。

他却不知道,林君河此时背对着他的脸上,嘴角,正微微上扬。

他的脸上,浮现出了一抹玩味的笑意。

他之所以在现在放楚逸尘一马,自然不是因为仁慈,更不是因为他是楚默心的堂兄就不忍下手。

而是。

他在楚逸尘的身上,感觉到了一股很熟悉的气息。

属于……

贤者之石的气息!

“如果我的推断没错,那他那师尊,为什么能在一个月内,让他一个普通人,变成入道后期的修士,也可以解释的通了。”

冷笑之下,林君河知道,自己,已经在一步一步的接近赵宇了。

而楚逸尘这个白痴,不过就是一个用来钓出有用之人的诱饵罢了。

……

“师尊,还请您一定要出手帮忙,诛杀此人!”

一间豪华客房内,一名灰发老者,正盘坐在床上打坐。

仔细观看下,便会发现,他并不是真的坐在床上,而是离床有数公分之高,正在悬空而坐。

楚逸尘跪伏在地,对眼前这老者异常的恭敬。

而老者,在沉默数秒之后,才缓缓开口,神色淡然如水。

“他……就是一直心心相念的那个仇人?”

“没错,正是此人,他手上还有神奇无比的灵气水配方,只要杀了他,师尊一定能大有收获!”

楚逸尘激动的说着,同时把脑袋埋得更深了一些。

因为在他看来,现在,也唯有他这师傅,才能杀了林君河,为他报一箭之仇,出那长久以来的怨气了。

听到楚逸尘这话,老者的神色,这才微微有了变化。

“灵气水,真有所说的那般神奇?”

“绝无半点虚假。”

“那好,我便为取此人命来。”

淡淡开口之下,老者突然落在了床上。

他的眼中,一抹杀意,已经开始于其中沉浮。

一抹贪婪之色,更是不易察觉的,从中一闪而过。